渠道有法可依:移动应用管理办法公布,应用分发平台被纳入监管

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报道/为了进一步规范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1月5日,国家网信办发布了关于《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定)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过去常常提及的APP外,本次《规定》明确提出把应用平台纳入监管范畴。《规定》指出,“应用平台”其实就是指通过互联网向用户提供应用程序发布、下载、动态加载等服务的活动,包含应用商店、快应用、互联网小程序、浏览器插件等平台分发服务类型。

实际上,在2021年4月初,网信办就与工信部、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等共同起草过《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个人信息保护管理暂行规定》,其中同样提出了对应用商店及其它网络接入服务者等APP分发平台的一系列监管要求。

在看来,如今《规定》的提出更加明确了应用分发平台在整个互联网生态中该承担的责任,其重要的意义在于对移动APP的监管,除了APP开发者外,应用分发平台也纳入了监管范围。

应用平台也要备案,监管责任更明确

应用商店是用户获取APP的重要渠道,是用户与开发者之间重要的媒介。但在过往,应用平台常常存在诸多监管上的不足。比如APP能轻易上架应用商店,如此低的上架门槛,以及不严谨的审核,正是多年来APP市场乱象难以根治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时还滋生了许多不合规的应用平台。

不难看出,应用平台混杂,APP上架门槛较低是目前监管上有待加强的两个方面。而围绕这两个方面,《规定》也提出了相关的要求。

比如要求应用平台应当在业务上线运营三十日内向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备案,并列举了相关的备案材料,包括:

(一)平台运营主体基本情况;
(二)平台名称、域名、接入服务、服务资质、上架应用程序类别等信息;
(三)平台取得的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或者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备案等材料;
(四)本规定第五条要求建立健全的相关制度文件;
(五)平台管理规则、公约、服务协议等。

而在强化应用平台监管职责方面,《规定》提出平台应当建立分类管理制度,对上架的应用程序实施分类管理,并将应用程序向应用程序分发平台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备案。

此外,应用平台应当采取复合验证等措施,对申请上架的APP提供者进行基于移动电话号码、身份证件号码或者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等多种方式相结合的真实身份信息认证。根据应用程序提供者的不同主体性质,公示提供者名称、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等信息。

平台监管落实到内容层面,“假大空”使不得

如果说上述还只是针对平台和开发者信息报备的完善,那此次《规定》还把平台的监管责任落实到了APP内容层面。

比如涉及到APP名称、图标、简介、信息服务、个人信息收集使用行为等方面是,平台应当进行审核,发现与注册主体真实身份信息不相符的,特别是使用违规标识的,不得为其提供服务。

另外,针对含有违法违规和不良信息,以及存在数据安全风险隐患、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行为的,或者损害个人、组织合法权益的APP,平台也应当停止提供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以往在整治APP违规收集个人信息时,责任的主体常常落在APP开发者上,而平台则更多是处于被忽视的状态,甚至还能继续躺着赚钱。如今,这样的好日子可能一去不复返了。

《规定》提出,应用平台有责任对APP相关许可、安全评估情况进行核验,未通过核验的,应当停止提供服务。值得注意的是,在打击黑灰产方面,平台同样应当有APP监测评估机制,并防范下载量、评价指标等数据造假行为,不得以虚构下载量、编造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宣传。

除此之外,《规定》还提出应用平台要建立及时发现、防范APP违法违规行为的管理和技术措施,对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及服务协议的应用程序,应用程序分发平台应当依法依约采取警示、暂停服务、下架等处置措施,保存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而涉及到应用平台与APP提供者权利义务模糊的情况,《规定》也明确了相关的要求,在应用平台上架APP时,双方需要签订服务协议,明确相关权利义务,并依法依约履行管理责任。

结语:

作为互联网生态中的重要一员,应用平台对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有着重要贡献。但随着行业从成长期进入到成熟期,侵犯用户隐私等乱象愈发增多,应用平台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从这个角度来看,《规定》的提出显然是一剂及时的良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owered By WordPress | Ekta Directory